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悲情王子金正男 - 沈西城 | 2017-05-07 | | 蘋果日報

悲情王子金正男 - 沈西城 | 2017-05-07 | | 蘋果日報

悲情王子金正男 - 沈西城

七十年代在東京習日語時,同班有不少南韓同學,戟指大罵朴正熙獨裁,他們傾向北韓金日成,讚揚他搞偉大革命,解放勞苦大眾,我跟台灣同學林原一眾聽得骨骨抖,什麼屁理論?雙方蹩腳日語激辯,終釀武鬥——港台VS南韓,結果倖勝。台南胡君八極拳高手,光他一人,已撂倒三個跆拳黑帶。武鬥結果,沒成仇,反走近,方知朴正熙專權、霸道,中飽私囊,人民多恨之。我對金日成認識不深,總認定他是北韓毛澤東,金日成不是暴君是啥?港台、南韓同學同檯坐,杯酒和議,相傾肝鬲,縱言無忌,結論是:朴、金誠屬同路人。中國人講究遺傳,金日成兒子正日、孫子正恩都有他的專橫性格,不獨體現國內,國外亦復如是,金正日只要經濟下坡,就展武嚇,跟英、美伸手要錢,你給,他退;不給,恣意邊界滋事,小小金正恩登基,變本加厲,勒索手段,青出於藍,動輒搞核試。世人倡無核化,北韓逆天而行,哪還了得,齊聲撻伐,可小胖無懼,「小肚腩」一挺——「干你屁事!」罵歸罵,試還試,反正奧巴馬爸爸心慈手軟,譴責只是門面功夫。
小花花公子狂,美國老花花公子更狂,甫上陣就要給小胖臉色看,豈會就範,負隅頑抗,南北韓局勢頓吃緊,專家鴻文,條分縷析,鞭辟入裏,毋庸置啄。我素好花邊新聞,反倒留意二月十三日金正恩同父異母哥哥金正男在吉隆坡第二國際機場慘遭毒殺的事件,正男早年用假護照欲入日本被逐惹怒金正日,流放海外,蟄居澳門十餘年。零八年我遊澳門,在一家賭場橫門遇到一個胖子,身邊簇擁着五六個漢子,朋友低聲說:「他是金正男、金正日的兒子,典型花花公子。」可花花公子很有語言能力,英、法、日語都當行,本身是電腦專家,實非不學無術輩。金正男被毒殺,消息轟動全球,南韓記者朴承泯特意奔赴澳門,擷集資料,發佈了一篇題為〈金正男『酒宴與愛人』的最後日子〉報導,追述金氏生前在澳門的點滴。金正男是一九九七年以投資移民取得澳門永久居民資格,移遷其地。在澳門,金正男朋友不多,走得最攏的是「澳門韓國人協會」會長李東燮。李東燮憶述偕金正男常到卡拉OK消遣——「金兄一醉酒,就會用哀怨嗓音唱《回鄉的船》這首歌,唱後必淚流滿面。」《回鄉的船》是南韓歌星羅勳兒在一九八二年的流行曲,詞云——「回鄉的船,乘載着夢的小舟,返回故鄉啊!」正是金正男自身的境遇,倍覺悲淒。金正男在澳門因要躲避追殺,用假名「約翰」,地址數易,彼生性豁達,愛笑,豪爽,從不發怒,喜歡光顧高級會所,最愛喝十二年的「尊尼·獲加」威士忌,黃湯下肚,滔滔不絕,連喝六小時而不頹。韓國料理店老闆金女士跟金正男頗相熟——「甫開店,就來捧場。我們凌晨六點打烊,金先生一般都在兩點以後來,朋友有中國人和日本人。小店用現金,金先生有趟只帶信用卡,於是便說:『這樣吧,我把手表押在這裏!』我哪好意思,回道:『下趟光臨一起付吧!』金先生不說什麼,轉身外出,二十分鐘後,捧來一疊現鈔結賬。他是一個自尊心極強的人!」金正男風流,一起棲住澳門的是第二任妻子李慧靜,容貌端麗,雙親是北韓明星。至於第三任妻子徐英蘭本是金正男的保鏢,跆拳道黑帶四段高手,據說在北韓時已跟金正男有情愛關係。金正男從不談政治和宗教,僅對李東燮說過一趟:「北韓孩子們真可憐,發育時期吃不飽,孩子們何罪之有?他們是國家的將來呀!」言多悲痛。「具良知的人,就這樣白白死了,殺掉金正男有何所得?約翰並無威脅,他是一位悲情王子!」李東燮傷感地說。煙消雲散惜風流,含冤受屈難瞑目,可憐的王子!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