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蘋果日報- 火人與你 - 陶傑

蘋果日報- 火人與你 - 陶傑

火人與你 - 陶傑

地鐵神經漢恐怖襲擊,濫燒無辜,事後許多人追究港鐵責任,問為何附近沒有滅火器,又質問為何沒有港鐵職員在場踴躍救火。

但是發生如此巨變,在場每一個公民,是不是總該有點應變的責任呢?譬如有幾個乘客已成火人,為什麼有那麼多旁觀者手持手提電話,不斷地拍身上帶着火焰的傷者的短片呢?

這算不算西方左翼女學者蘇珊宋塔說的「旁觀他人痛苦」的衝動和麻木呢?用手機在旁圍拍的那些人,有沒有想到過,如果身上着火的是你,你願不願意四周不相識的人,把你的苦境第一時間拍下來,然後網絡廣傳,公開你全身着火的那個樣子?

如果你是其中那位聖保羅女學生的父母,你願不願意你的女兒這個燒傷待救的手機短片,瞬息之間,就在網絡由千萬人「分享」或者Like?

許多人責備港鐵:為什麼車廂裏沒有所謂的CCTV攝錄機。這個問題很好笑:在手機網絡時代,人手一機,不是個個可以做網絡作家、個個可以做歌手,個個都可以做網絡狗仔隊和小記者的嗎?

地鐵車廂不須要CCTV,因為每一個乘客,手持手機,人人都是一具流動的CCTV。如果車廂安裝的CCTV可以防止一名暴徒在車上縱火,可以令人不必遭到燒傷,那麼在邏輯上,事發時的境況,人人手中有CCTV,這個縱火暴徒的行為早就受到制止。

為什麼沒有制止呢?因為蘋果手機不是一把星球大戰型的太空衛星發射的激光槍,可以隔空由天外發射,在半秒內將陸上的伊斯蘭國恐怖組織首領完成斬首行動。所以,整個社會即刻收到當場多人烈焰焚身的「珍貴片段」,而且一面旁觀,一面發出嘆息,CCTV全民化的資訊民主化,令此手機新聞傳播業跑在報紙甚至網媒前面。

又有人指控港鐵的「前線人員」不懂得滅火。或許下一次,如果在車廂裏發現一個三分鐘的計時炸彈,乘客恐慌,爭相踐踏,炸彈三分鐘後終爆炸,死傷數十,又有人質問:為什麼「前線人員」全無拆炸彈的軍事訓練。

問題是在一個公民社會,CCTV拍到的你也拍到,「前線人員」能做和應該做的一切,「前線乘客」都能做,包括脫下外套,為不相識的人拍打一下火焰,而不是手機拍現場。

當然,沒有人用Selfie反拍,自己也進了鏡,在兩個火人前三呎,舉起一個V形手勢,以誌其歷史之盛,香港總算還有希望。

上一則: 【男女之間】唔想情人節先吵架 研究︰做運動會有幫助

下一則: 總之係要贏 - 左丁山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