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6日星期二

張愛玲餐 - 蔣芸 | 2017-06-06 | | 蘋果日報

張愛玲餐 - 蔣芸 | 2017-06-06 | | 蘋果日報

張愛玲餐 - 蔣芸

真是巧立名目之至,香港竟有家餐館將那位民初女子張愛玲餐推出來了,似乎所列出的不過是一些滬人的家常菜式,從早餐午餐到晚餐,說是一九四三年左右出現在張愛玲餐桌上,你相信嗎?
大概至今也沒有人能肯定的說張愛玲是烹飪好手,印象裏她並不注重吃,在港大求學時,和炎櫻頂多AA制喝喝下午茶、咖啡、茶、西餅,在家時,她母親、姑姑是屬於洋派,與一般滬人之家不太一樣。在上海和姑姑一起住時,她以外賣做正餐比較多, 並不喜歡下廚, 那位老狐狸胡蘭成在她那兒來來去去的年代, 久而久之那份委屈是無由分說的,此時她的黃金年華已蒙塵了,可憐的是局內人尚且不知,要過了很多年很多年以後,時移勢遷,將許多事的前因後果細想一遍,才終於心中透亮,但又不願承認自己所遇非人,若有人問起那些年她吃了些什麼,唉唉,什麼叫張愛玲餐,是不忍再列上餐單的無米粥、夾生飯吧,什麼樣的湯竟是苦的酸的滋味多,最多的是不中不西,不古老也不新潮的湯湯水水,是酸甜苦辣的萬般滋味,是明明知道卻沒有來由的說不出口的惘然、茫然、冷然、瞭然, 是真真實實的負心,虛情假意的知心,是慣犯慣竊的另一次得手,是連普天之下有情人永遠也不願去承認的失足失敗;那冰冷的餐桌上只餘悔恨,只餘不能再點燃的往事歲月,只餘那不能再回顧的背叛和欺騙;兩個口味不同的人,時代不同的男女陰錯陽差的竟坐上同一張餐桌上,而有些菜式永遠上不了枱面,有些滋味永遠進不了口,是永遠也不忍再回味的張愛玲餐。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