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

【放負無罪】出書狙擊正能樣 插畫師:有啲安慰難聽過粗口 | 2017-07-31 | | 蘋果日報

【放負無罪】出書狙擊正能樣 插畫師:有啲安慰難聽過粗口 | 2017-07-31 | | 蘋果日報

【放負無罪】出書狙擊正能樣 插畫師:有啲安慰難聽過粗口

再好的東西,過量了,成癮了,濫用了,都變質。正能量也如是。


插畫家Cliffy認為不少人吃喝玩樂時表現快樂,回家後對着facebook「放負」,甚至說想死,這並非虛偽,他們只是在生活中戴上了面具。

「我反對純粹而狂熱的正能量。我出呢本書就係要正視呢個問題。」插畫家Cliffy咬牙切齒,以筆為劍,誓要狠狠刺中「正能樣」。「一千個人有一千種情緒,你嘅情緒同我嘅情緒唔一樣,正向思考喺你身上有用,唔代表你可以逼我用。」正能量狂徒以「為你好」之名把膚淺「正念」強加抑鬱症病人,甚至有自殺傾向人士身上,佢要爆啦!

「我做呢啲創作,有人會向我來信『指教』。我出嘅書,為人疚病嘅係因為圍繞血同死亡。其實一個有抑鬱情緒嘅人最睇唔透呢兩樣嘢,諗通咗,反而會無事。」早前出現學童自殺潮,有正能量狂熱者公開留言指責佢。「佢哋話如果你再畫呢種題材,再有學童自殺,係你害死佢哋。」偏偏佢收到不少半隻腳踏入鬼門關、覺得人生可恥的人來信,提及從書中獲得力量,感覺有人明白自己,反而把腿抽回人間。「自殺新聞下最令人氣憤嘅留言係『有勇氣去死,點解無勇氣面對?』自殺唔係因為有勇氣呀,係因為無咗生存嘅勇氣!」更甚的是大家總會機械地、條件反射地補一句:「佢哋有無為身邊人諗過呀?咁做好自私,傷害咗佢哋。」對此Cliffy更失望:「大家無去關心佢本人,而係指責佢無關心身邊人,我必須為佢哋發聲,將佢哋不能言喻嘅痛畫出來,等佢哋知道佢哋並不孤單。」


Cliffy早前曾收到老師、家長、宗教人士批評他渲染自殺,反而有自殺倖存者向他表示謝意,認為他畫出了自己心聲。


剛推出的圖文集《殺人的正能量》大大力鞭撻開口埋口「正能量」的狂熱份子,希望他們不要再「好心做壞事」。新書於書展大賣,現已再版。


隨便講句「放鬆啲啦」,真係有用?

Cliffy四年前無緣無故的被抑鬱症纏上,一個月下來,瘦了廿多磅。「我會形容為鬼上身時期,我唔知點解會咁,我無得揀。完全食唔落嘢,一瞓上床就全身發滾,心亂咁跳,持續咗幾個月。」最低潮時他想過尋死,《完全自殺手冊》是他的救命恩書。「我睇完先真正思考死亡係乜嘢,我反而唔想死。」抑鬱症把人的力氣粗暴抽走,要走出來不容易,把問題掩埋,強顏歡笑,不是辦法。「要自救首先你要明白你唔可恥,社會好多人只係扮無事。要接受自己有光暗兩面,一定有軟弱無力嘅時候。」佢建議大家寫日記,面對自己的內心,跟自己溝通。

「我都可以,點解你唔可以箒?」、「加油,你一定做得到,只要你想好,個世界就會好。」這些假安慰,對佢來講難聽過粗口。唔係將問題抹走,叫人唔好諗,個問題就唔存在。安慰唔應該否定對方負面情緒。「面對失意嘅人,你話會陪住佢,喺佢身邊靜靜地聽佢嘅心聲,就係你最應該做嘅事。」香港放負空間細過劏房。放負,可理解為「發放負能量」,其實都可以係身處黑暗的人想放下負擔。「正能量狂熱者好鍾意講一個人如果係個杯,載滿沙你就學唔到新知識。我就用番佢哋講嘅呢個杯,如果沙就係負面情緒,我唔將啲沙倒走,點接收到正能量?但佢哋反而認為倒沙呢個行為係錯,佢哋合唔合邏輯?」

很多人寫「only me」帖文,甚至開一個專頁自說自話,只為有個私密又不「打擾」別人的空間「放負」。只要不是無病呻吟,心懷不軌刷存在感,請尊重別人放負的自由,不喜略過。「你成日諗住啲唔好嘅嘢,梗係唔開心啦。」把人家的負面情緒偷換概念為「咎由自取」,你話,公平咩?

記者:葉青霞
攝影:劉永發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 http://fb.me/AS.AppleDaily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