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8月12日星期六

巴黎的漩渦 - 邁克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巴黎的漩渦 - 邁克 | 2017-08-12 | | 蘋果日報

巴黎的漩渦 - 邁克

直到回程飛機上見到今期三本法國周刊,封面不約而同用了新近逝世女星的照片,我的心才忽然一沉,數星期以來被歌台舞榭寵壞的眼睛終於澄明,遲鈍地醒悟事態無可挽回:從今以後,巴黎再也沒有珍摩露了。非親非故,甚至不曾在街上偶遇,氾濫莫名其妙的憂傷,不折不扣「賤人就是矯情」,但是塞納河一閃一閃的流光,怎麼可以缺乏散步者縱身一跳的騷擾?新浪潮最醇美的水花雖然永遠不會凋謝,那把低沉沙啞的嗓子銷聲匿跡,誰還有本事由案頭釋放瑪嘉烈杜赫絲的文字?這就像,既然最後的目擊證人揮一揮衣袖,立定主意不出庭作供,那麼官司打不打下去都無關重要,因為真相不可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新觀察》那張漂亮的黑白大頭相曾經印在唱片封套,是我七十年代中第一次歐遊最驕傲的戰利品之一。輯了《祖與占》膾炙人口的插曲《生命的漩渦》,越唱越急的歌詞和梁萍的《昭君怨》異曲同工,考驗的除了肺能量,還有法語初學者舌頭的靈敏度,帶回三藩市日聽夜聽,不惜透過黑膠的千迴百轉將自己訓練成一隻鸚鵡。更珍貴的是應運而生的單碟《印度之歌》,遙不可及的印度支那風情只此一家,緩慢的旋律不知道算華爾滋還是狐步,重複又重複,倚在厚實的肩膀跳到地老天荒,同名杜赫絲電影她沒份主演,老實不客氣以歌喉橫空騎劫。九十年代《情人》搬上銀幕,她奉獻的仍然是聲音,梁家輝光禿禿的屁股印着她的腳註,老來品嚐青春肉體,一廂情願倒貼歷史重量。當然我也記得《水手奎萊爾》慘烈的特別客串,每個男人殺死他迷戀的東西……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