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廣場大媽人種學 - 陶傑 | 2017-07-17 | | 蘋果日報

廣場大媽人種學 - 陶傑 | 2017-07-17 | | 蘋果日報

廣場大媽人種學 - 陶傑

大陸的「廣場紅色大媽」,不但開始侵略(Invade)西方文明國家的城市,更有趣的是在大陸一些城市,自行組成「紅媽暴走團」──幾十個中國大媽懷戀年少時做紅衛兵大串連的革命青春,穿着軍服,雄赳赳、氣昂昂,自行組織起來,在城市的大馬路,不理會交通燈號,也不管路上的汽車,擺出一副當年紅衛兵姿態、誰阻擋我誰就是反革命的豪情,橫行暴走。
一時交通大亂,有的汽車司機,反應不過來,撞死撞傷紅媽三數,則無端引起一場是不是借此反對毛主席的爭端。
動物世界,一旦氣候轉變,或大地震前夕,歐洲和南半球也時出現成億上萬隻蟾蜍、蚯蚓,或紅色螃蟹浮走地面,橫行馬路,輾碎壓扁無數。這是達爾文現象,中國城市紅媽暴走團之集體蠕動,亦自然行為。正常人看見,就要想想:此是何等徵兆,遍地這等生物,要不要重九登高而舉家搬遷。
紅色大媽的籍貫,如果統計,當可發現以河南、河北、山西、山東各省為主。蘇浙、福建、廣東的中年女人,似無華北與中原婦這等閒工夫。這就要借助梁啟超以地理研析中國人種,尋求答案。
華北平原與黃土高原一帶,種高粱大麥,與江南閩粵的魚米稻果相比,「北強南秀,北塞南華」。北方強慓而閉塞,南方則婉秀而精緻。強悍即不理會他人之觀感,中國GDP化之後之改稱「強國」,亦因河北山西出身的紅二代,掌握政權,陜北中原的大媽,連同她們的「南泥灣」、「山丹丹花開紅艷艷」、「唱支山歌給黨聽」之類的革命北曲與延安扭秧歌這一系「文化」,即隨而冒頭。
中國的人種,雖然一樣為蒙古利亞裔,梁啟超認為,可分高原之民、平原之民、海濱之民共「三俗」;有如印度人種可分為身毒河之民、布拉馬河之民、恆河之民,亦三俗。唯中國則以高原平原為北方,丘陵海濱為南。北強南秀,在大街上紅歌抓狂走舞,連上海弄堂的女人和客家村婦也做不出來,因為她們的臉皮薄一點。
大陸的廣場紅媽,扭唱到香港的西洋菜街和倫敦的白金漢宮門外,這是消費全球化和中國意識型態隨金錢滲透世界的一門社會學和人類學。
研究全球化,必須同時復興人種學的論析,不同的人種,清清楚楚區別和分類(Differentiate and Categorise),許多世界問題,就會有答案。就像男廁和女廁,另加一個殘疾和老人廁,人妖,不,變性人廁,四種,是要分開的。什麼大愛包容,通通搓合在一起,真是放他大媽的屁,不但有違科學,還像廣東人說的:「拿屎上身」。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