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蘋果日報- 我的郵輪夢 - 陶傑

蘋果日報- 我的郵輪夢 - 陶傑

我的郵輪夢 - 陶傑


項明生facebook影片截圖

乘坐過十回八次郵輪,我終於領悟:原來南非從前的種族隔離政策(Apartheid),其實很符合人性。

為什麼勉強讓中國人跟外國人(嚴格來說,我指西方國家的白人),共同囚禁在一艘郵輪上超過十四天?投訴食物沒有北京烤鴨、沒有海鮮、郵輪沒有得打麻將和腳底按摩的中國人,固然覺得痛苦;而在甲板上不斷目睹中國大媽迎着日落喧嘩跳廣場紅舞的德國和奧地利遊客,不勝視覺聽覺污染,心想如果船長是一名法西斯,下令將這伙異類抓起來,裝進蔴包袋,丟下大海,心底裏也會浮現出一絲「我來幫忙綑繩子」的強烈意願。

既然這樣,為什麼不面對常識和現實,以後讓世界的郵輪業分流:一支是歐美中產白人和日本公民,以及極少限量版高等華人──即方今中國人所稱的漢奸,如當年坐遠洋郵輪去過英美的梁啟超、徐志摩、胡適,當然,很榮幸地,我希望也包括我──而另一支,是持有中國護照,來自黃河流域為主的純種中國人?

郵輪在文化上是西洋的,所以大郵輪公司如美國的「冠拿」,Cunard,船上的食物是西方的,娛樂如橋牌、拉丁舞、國際象棋、圖書館,亦必是西洋的。Cunard是修咸頓到紐約的大西洋航線的始創人,嘉麗絲姬莉、差利卓別靈、積琪蓮甘迺迪都坐過,所以時至今日,顧客以西方白人為九成五的主流,其餘半成,是受過高等文明教育的其他國籍人等,五洲四海,天下太平。

郵輪還有人文講座,不宜洋中混處。我聽過一節,由美國教授講南中國海的中國威脅,列舉地圖檔案,力證中國污染海洋,而且南中國海列島,並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那一節海上講座,我環顧四周,慶幸全部洋人,以普世價值觀的視點講述,幸好無一個是來自北京的炎黃子孫兼上市公司主席,否則聽到一半,必有嚎叫的抗議。

這樣就雙方掃興。中國人有錢,想坐郵輪尋找鄭和中國夢,也天經地義,有維多利亞女皇號、伊利沙伯皇后號,為何沒有慈禧太后號?應該讓中國人乘自己的郵輪,同氣連枝,同聲共氣,避免在一條船上,為未見過中國人的西方客營造種族歧視。中國人坐中國郵輪,這是我的世界公民夢。

上一則: 【車主喜訊】歐系車胎大跌價 買胎平過買波鞋

下一則: 工程必定延誤 - 左丁山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