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蘋果日報- 鄧麗君之歌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鄧麗君之歌 - 古德明

鄧麗君之歌 - 古德明

今年中秋節,又聽到鄧麗君的歌聲,軟綿綿,嬌滴滴,唱蘇軾詞《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這首歌無疑甚有好評,只是蘇軾九泉有知,未必欣賞。

蘇軾詞多風格豪放,和柳永詞之婉約多姿,迥然不同。據《吹劍錄》載,蘇軾曾問一善歌幕客:「我詞何如柳七(柳永)?」那幕客說:「柳郎中詞,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學士(蘇軾)詞,須關西大漢,銅琵琶,鐵綽板,唱『大江東去』。」蘇軾哈哈大笑,以為知音。鄧麗君所唱《水調歌頭》,同樣詞意豪邁,如「我欲乘風歸去」,如「不應有恨」等,遣關西大漢來唱,韻味當勝嚦嚦女兒喉。

又據《鐵圍山叢談》卷三載,蘇軾《水調歌頭》一詞,當年是付男兒歌唱:「東坡公昔與客遊金山,適中秋夕,命綯(袁綯)歌其《水調歌頭》。歌罷,坡為起舞。」請鄧麗君唱「明月幾時有」者,對這首詞以至蘇軾,都還欠一點認識。

李白《把酒問月》詩頭兩句「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是蘇詞之所本。五十年前,我在澳門祖屋花園裏,常仰卧帆布牀上,看皓月繁星,四周蟲聲啾啾,沒有一星燈火。那時候,月亮或如鈎,或如盆,經常可以看到。

今天,處處高樓大廈參天,舉頭望山月,往往不可得。現代人「明月幾時有」的感慨,那裏是古人所能想像。

上一則: 眼睛紅了,玻璃碎了 - 高慧然

下一則: 摸黑底! - 陳也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