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一個集體煽情的社會 - 高慧然 | 2017-05-10 | | 蘋果日報

一個集體煽情的社會 - 高慧然 | 2017-05-10 | | 蘋果日報

一個集體煽情的社會 - 高慧然

在短時間內接連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的「好媽媽」,許久未在媒體出現了。這天坊間數份報紙同時發佈她的消息,據悉她目前仍然昏迷且肺部衰竭,也許需要一個健康的肺才有望甦醒。
我不討論她的病情,也不討論器官移植問題。在這篇文章裏,我只想問一個問題:為甚麼要強調病人是一個好媽媽?
所有媒體,必稱她為「好媽媽」。可是,甚麼人才有資格被封「好媽媽」呢?好壞的標準又是甚麼?如果一個人的「好」僅僅針對家人,在外卻是「龍門客棧」老闆娘,那這個人是「好媽媽」還是「壞媽媽」?
任何一個心智正常的女人,都會愛自己的孩子,這是生物本能。如果這就叫做「好媽媽」,未免太過煽情。因為一個愛惜自己孩子的母親患病而集體感動,這個社會簡直是集體煽情。
其實,病人的身份只可以有一種:就是病人,病人就是病人,病人只是病人,她是好人還是壞人,是基督徒還是佛教徒,是勤勉工作還是好食懶飛,是掌心雷還是激進派……都沒有分別。醫生眼中,有救無類,這是救死扶傷的真正意義。醫生不需要了解病人的政治立場,不需要為病人作道德審判,不應計較她有沒有社會地位,也不必了解她是否愛她的子女。即使躺在手術牀上的是慣匪,醫生也還是要救。
一個社會,如果對病人作道德審判,呼籲甚麼樣的病人更需急救,這個社會才是重症患者。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