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15日星期四

小王子的愛情 - 馮睎乾 | 2017-06-15 | | 蘋果日報

小王子的愛情 - 馮睎乾 | 2017-06-15 | | 蘋果日報

小王子的愛情 - 馮睎乾

友人王偉雄兄近日寫了一篇文,題為〈小王子的虛幻世界:讀周保松《小王子的領悟》〉,他不喜歡《小王子》,認為小王子對玫瑰的愛太膚淺,而狐狸所講的「馴服」,儘管是關於「愛」的核心概念,卻寫得含糊不清,令他讀後毫無得着,因此批評「馴服」是個「只有虛假深度的詞語」。小王子對玫瑰的愛膚淺嗎?一開始,他傾慕於玫瑰的美貌,實則不了解她,還誤呼她為「草」;遇到狐狸前,亦不明白她於他之所以獨一無二,不在肉眼可見的色相,而在因「馴服」而建立的深深的羈絆。若所謂「深刻的愛」,意味着深入地了解對方一切,以及透徹地明白關係本質,那小王子對玫瑰的愛,至少在開始時,的確不夠深刻。然而《小王子》能打動萬千讀者,正因為千瘡百孔的「膚淺」的愛,才是塵世間大多數人親身經歷的愛。
欠缺了解的愛,是膚淺的,但《小王子》對愛的描寫,我認為絕不膚淺。作者不單要寫深刻的愛,更要深刻地寫愛。先談作品形式,書名「小王子」,寫法又像童話,難道真為了兒童市場?當然不是。作者描寫的情感曲折,字裏行間的哀傷,只有成年人才懂。結局中王子沒依照童話的慣例──即成人讀者的期望──跟愛人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反而落得「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的下場,這種參差對照的寫法,構成形式和內容間的張力,本身已為作品帶來某種深度。聖修伯里也不是要寫羅密歐與朱麗葉,愛情並非長江大河一瀉千里,他只是駕一葉輕舟,沿小溪晃蕩,然後指着最曲的轉角,說那兒的水最深。他在意的,是平凡人的充滿缺陷和遺憾的愛,這種愛情在天真中萌芽、於誤解中失散,最後只在回憶裏獲得遲來的覺悟,一種聊勝於無的救贖。愛之深,恰在其曲。至於「馴服」如何為小王子帶來愛的啟示,明天續談。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