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不做老鼠的劉曉波 - 馮睎乾 | 2017-07-15 | | 蘋果日報

不做老鼠的劉曉波 - 馮睎乾 | 2017-07-15 | | 蘋果日報

不做老鼠的劉曉波 - 馮睎乾

普通人見老鼠,若非尖叫就是撲殺,李斯就不同了,他竟從老鼠悟出發達之道,撈得風生水起。據《史記》,李斯年少當郡小吏時,見廁中鼠吃得不乾淨,附近又多惡犬,入官倉,則見老鼠吃得好、住得寬,生活無憂無慮,他當場醍醐灌頂,慨嘆說:「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處耳!」即是說,你有沒有出息,像鼠一樣,只取決於你的環境。兩種老鼠,兩類人生,聰明的李斯當機立斷轉換人生跑道,拜荀子為師,學帝王術,從此扶搖直上。
劉曉波先生在〈老子與莊子〉一文,也提及上述李斯的故事:「(我們)也知道做過秦始皇丞相的李斯,從廁所中的老鼠和倉庫中的老鼠的不同活法中,悟出了為官為人的處世之道,一當大權在握,就庖丁解牛般地大開殺戒,『焚書坑儒』的主意就是他替秦始皇出的。」無論是廁中鼠或倉中鼠,劉曉波都顯然不想做,他要做的,是個鐵錚錚的好漢,而他也確實做到,令我既欽佩,亦惋惜。但人為什麼不應該做鼠呢?李斯若非受老鼠啟發,就不會學帝王術,亦不會為秦王出謀畫策,秦王無李斯之助,未必能滅六國,然則中國歷史的千秋偉業,歸根究底,不就是源自屎坑老鼠嗎?然而劉先生寧死不做鼠,也許因為他明白:人可以一夜間變成鼠,但變了鼠後,就很難回頭做人了。
劉先生喜歡莊子,卻嫌莊子太飄逸,欠缺偉大高尚的人格,我只能說「道不同不相為謀」,各從其志可也。記得賈誼在〈鵩鳥賦〉說:「貪夫殉財兮,烈士殉名,夸者死權兮(虛榮者死於權勢),品庶每生(群眾貪生)。」這段話其實非常莊子──芸芸眾生,從天的角度審視,的確殊途同歸,但劉先生不是這樣想,終於求仁得仁。人生豈會善有善報?我只盼今日中國的廁中鼠、倉中鼠,最後落得李斯的下場,於願足矣。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