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15日星期六

三級劉曉波 - 陶傑 | 2017-07-15 | | 蘋果日報

三級劉曉波 - 陶傑 | 2017-07-15 | | 蘋果日報

三級劉曉波 - 陶傑

紀念劉曉波先生,須了解劉曉波思想三階段。
第一階段是一九八九年之前的「中國人種缺陷論」:「我絕不認為中國的落伍是幾個昏君造成的,而是每個人造成,因為制度是人創造的,中國的所有悲劇,都是中國人自編自導自演和自我欣賞,這可能與人種有關。」這是十九世紀的人類學觀。
第二階段就是「零八憲章」,吸收了英國大憲章和西方自由主義(Liberalism)的智慧,這是二十世紀的西方文明觀。
第三階段是劉曉波被捕前後,聲稱「我沒有敵人」、「即使變成骨灰,我也會擁抱你」──這是以基督教為基礎的二十一世紀的左翼大愛觀。
此三階段,橫跨三世紀的西方文明思想。第一階段最現實,第二階段最合理,第三階段則虛妄而有點肉麻──猶太人被納粹送入焚化爐之後,會以他們的骨灰擁抱希特拉和希姆萊?不要開玩笑,你去問問一個以色列人好了。
即使如此,劉曉波思想的光譜廣濶,不同的人,可以各取所需。然而三階段之中,以第一階段的人種論最現實。劉曉波自己如果在第一階段有深入的研究,其二十年後的死事可免。
為什麼?因為戊戌變法,早有一個譚嗣同,以「仁學」一書,成為最早的「零八憲章」。但譚嗣同書生氣,認定凡變法革命,沒有不流血的,中國也須有,所以「請自嗣同始」。
但譚嗣同沒有研究人種學,他太高估了其本國民族的品格和智商,以為十九世紀英國和歐洲的自由人權風氣可以移植中國。但他的判斷錯了。劉曉波明明有所警覺,但他或覺得可以賭一賭。他以為世界進入網絡時代,民智會比清末大開,但低估了中國的法家秦始皇和蘇俄列寧兩大病毒結合的殺傷力,也高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人種的智商。
為何值得犧牲?這個感性的問題不必爭論,但見諸劉死,大量親中愛國的人大罵其死得好,更多的中國人則冷漠而沉默,幾可謂與譚嗣同押送菜市口殺頭時,看熱鬧的市民向這個一心拯救他們的殉道者身上扔爛菜頭爛果,並無二致。
三級劉曉波,我最欣賞的還是第一階段,正如看畢卡索,我最喜歡早年受西班牙風情影響的藍色時期。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