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8月5日星期六

鄧寇克震撼 - 陶傑 | 2017-08-05 | | 蘋果日報

鄧寇克震撼 - 陶傑 | 2017-08-05 | | 蘋果日報

鄧寇克震撼 - 陶傑

「鄧寇克大行動」不是這位大導演諾蘭最好的作品,只是因為他的光環涵蓋十年至今,神話所及,加上今日人才不多了,所以似乎還是最好。
正如在六十年代,看「雪山飛狐」,已經是眾多武俠小說之中的佳構,但還不是金庸系列中最好的作品。諾蘭迄今最厲害的電影是「潛行空間」,時間和空間,虛幻和現實,層層交疊而穿織,將電影拍成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和畢加索的立體主義,復結合了中國莊周夢蝶的悖論,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敘事方式。
黑澤明的「羅生門」也在一九五零年開創了全新的敘事方式,但「羅生門」可以仿效,「潛行凶間」不可以仿效。正如希治閣,將鏡頭帶入觀眾的潛意識,「觸目驚心」和「迷魂記」都可以讓後輩仿效,「潛行凶間」不可以。
最難的是此一試驗成本昂貴,用了許多大明星,完全向觀眾的腦力挑戰──在二十一世紀,電影觀眾是手機和電子遊戲的一代,進戲院只要瞬間條件反射的感官刺激,不要大腦思考的所謂互動,但諾蘭爬此時代的逆流,不但做到了,而且還賺大錢。
相比「潛行」的繁複,「鄧寇克」也玩時間,但簡單得多,咁導演牛刀小再試,而且用來拍一個愛國主題,其中還充滿英國精神。英國人喜含蓄,不會敲鑼打鼓發動街頭的盲毛狂呼小叫說自己怎樣威水,剛剛相反,英國人喜歡強調自己危機當前,如何驚慌,甚而徬徨和懦弱。在謙卑和自省之中,重現偉大,這是一個崇優的世界公民,在貨架上眾多的產品之間,一定選擇英國的理由。
電影不是政治宣傳,要感動人心,召喚情感,不靠直銷硬灌輸。觀眾有點水準的,正如一個民族,也都脫離了嬰兒期,不再需要乳汁和奶粉,會自己咀嚼吞嚥,不說一個關愛的母親將食物細嚼了再餵他。英國電影是拍給戒了奶的觀眾看的。
諾蘭這部新戲,只回頭搭了一班國家的順風車,由全球化而認祖歸宗,重返那一片踏實的土地。這就叫做身份。這個身份與文明一致,與歷史同行,與自由同歌,與人類的善良和美好同步,而不是另闢一個陰暗的世界而獨歡。所以好。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