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

也說那封「情書」 - 陶傑 | 2017-02-18 | | 蘋果日報

也說那封「情書」 - 陶傑 | 2017-02-18 | | 蘋果日報

也說那封「情書」 - 陶傑

世界癲痴當道,美國有個杜林普天天引爆炸彈,忙不過來,香港這邊的特首候選人奶媽也跟美國狂人總統一個賽一個的製造新聞,「林鄭情書」又引發風波。
「情書」雖以老公名義簽署發表,「信報」竟然聲稱,原來經「公關團隊」修改,加上「期望妳能成功當選並在新崗位上為香港巿民工作,為落實一國兩制作出貢獻」之類的「綿綿情話」。
很明顯,這樣的「情書」,不是由一個劍橋香港老公寫給他的政務官枕邊人看的,而是「林鄭競選辦」寫給「嫁人就嫁這樣的人」,也就是我們在北京的大大看的。
平情而論,情書是男女兩人之間,確實是「今年的情人節對我倆都特別的體驗」的「我倆」的事。你有你的情人節不分晝夜的雙人房盤床大戰體驗,如果人家小倆口體驗的愛情卻是為市民熱火朝天打拚、為一國兩制幹勁衝天,其情操層次,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庸俗而渺小的我們,是不能明白的。
正如大陸青年男女新婚洞房夜,流行小倆口一齊抄「黨章」。如果硬要對這封情書雞蛋挑骨頭,我會建議,在「為落實一國兩制作出貢獻」之後,再「加辣」為:「延續我倆五年前都一起讚賞過的梁振英施政理念,讓我們攜手同行一帶一路,而且共同創建中國夢而Support。」
這樣就更好,「公關團隊」的修改,將人家林先生本來的情書進行的潤飾和Upgrade,只由EY Class升到Business Class,什麼一國兩制、服務香港市民,畢竟是香港人,格局略嫌小家,連結一帶一路和中國夢,就是頭等艙了。
不凡的人物,情書也大氣魄。毛澤東主席送別楊開慧的一首情書,以詞述意:「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憑割斷愁絲恨縷,要似崑崙崩絕壁,又恰像颱風掃寰宇。重比翼,和雲翥。」
這就是兒女私情之外,還想到革命,還懷抱着改變中國的壯志了。林鄭是「港英餘孽」,在這方面,根底不足,宜多向更資深愛國的曾鈺成主席請教。
當然,受到劍橋徐志摩影響,情書寫成「愛眉小札」般「我只要你,有你我就忘記一切」,亦可。但一個「情」字,須是自己的,任何覺悟,也須是真實的,情書不可能靠公關助筆,一定是好事者造謠,因為在邏輯上,當夜林先生跟Carrie洞房── Correct me if I am wrong── 當料亦親力親為,有請過伴郎兄弟幫忙乎?我斗膽猜想沒有,因為林鄭的大公子,不但也讀數學,而且長得跟老公一個樣。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