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4日星期二

為了梁振英,我們疏遠了 - 林夕 | 2017-07-04 | | 蘋果日報

為了梁振英,我們疏遠了 - 林夕 | 2017-07-04 | | 蘋果日報

為了梁振英,我們疏遠了 - 林夕

說到撕裂,香港給梁振英撕到裂,我卻因梁振英撕裂了與某些人的關係。人走,茶未涼,有些事有些情留下了裂痕,不是唱幾句「投進每個信任眼光,只須看見有我在旁」就能於江湖兩忘的。
話說某君於梁先生多事之秋,經常替他講好說話,我不敢信。直到某次某君於聚會之際,彷彿趁人多,吐一口憋了很久的心底話,而且說得嚴肅認真:「梁振英其實不壞,也很辛苦,都是香港人多事又不懂事,被寵壞了。」
某君某方面素來值得敬重,雖不常相見,但以為知根知底,乃是非黑白分明之人。正因為此話太詭異,分別有探子不約而同回報,所以口供應沒加鹽添醋,我聽罷心裏唸道:「人與人之間最遠的距離,不是我愛你而你不知道,而是,你那麼愛護梁振英,而我當你是同道中人。」如果我在座,一定當場駁回去:「別說做領導的都不容易這種廢話了,辛苦得過被他當墊腳石的普通人?」
當時座中無一人與政治沾邊,某君亦沒有勇奪金銀銅鐵勳章之企圖,即是比梁粉更粉,即是真心的,這就比有所圖更令人寒心。若為求存,可以體諒,若無所求,這種價值觀,即使可以理解,卻很難認同,和而不同?怕只有不同,沒因此不和就萬幸了。
某君這種心態,不外乎要表演眾人皆醉我獨醒,太多人罵梁振英,以為很正義,這種正義感也太輕易,某君不屑,為顯示高人一等,把民情一律當民粹,刻意同情反派,識透世情,比熱血更有型。但是,這與眾不同姿態,卻把自己私心出賣,某君關心的只是自己高高在上的見解,香港人壞不壞,梁振英好不好,其實他不在乎,他興趣只在貶低大眾,大眾都是庸眾,就為了這種高傲,連梁振英都可以是庸眾的受害人。
某君不知道我知道他如此這般挺梁,我也不知道再見某君會怎樣反應。有人勸說,有這麼嚴重嗎?就為了那隻狼,失去一個人,值得嗎?我說:「這心頭一根刺,不是因為對梁振英或是任何政客政黨有不同看法,這不是政治問題,是原則問題。」原則上,如果某君有什麼事,我不會袖手旁觀。只是,以後見面,有些話題已成忌諱,好不痛快,世上不只梁氏這匹狼,即使我們說人生吧,我怕一說到豺狼當道,又怒火攻心,某君會笑吟吟老氣橫秋笑我:「你也年紀不小了,血太熱很危險。」我會忍不住拍案而起翻他舊帳:「是,我不夠你冷血。」以我性子,這也是遲早的事,見面若要小心翼翼,則不如不見。這種疏遠,算不算撕裂?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