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8月10日星期四

落花滿天蔽月光 - 古德明 | 2017-08-10 | | 蘋果日報

落花滿天蔽月光 - 古德明 | 2017-08-10 | | 蘋果日報

落花滿天蔽月光 - 古德明

八月號《明報月刊》有朱少璋《江郎弟子唐滌生》一文,引南海十三郎江譽鏐對唐滌生《帝女花.香夭》曲詞的評語:「近曲亦有『落花滿天閉月光』,落花只有滿地,何以滿天閉月光?曲近欠解。」這也是我向來的想法。不是天女散花,怎會滿天落紅。而花落紛紛,未免繁雜,與一朶帝女花淒涼萎謝的劇情並不吻合。
江譽鏐的評論,使我忽然想到:「落花滿天蔽月光」可以怎樣修改?
小女早把《香夭》唱得爛熟,我於是把她喚來,要她試行改寫。她想了一會,擡起頭來說:「落花顧影暗自傷。」內子在旁,連聲叫好。我見那丫頭面露得色,就說:「以一個八歲娃娃而言,不算太差了。加上點父女情,給你五十分,算及格吧。」說罷,一臉正經,低頭讀書。那丫頭氣得抓耳撓腮,卻奈何老子不得。
「落花顧影暗自傷」這一句,文字其實不錯,但原文描寫的月光景色沒有了,而句末幾乎重複了下文「佢帶淚帶淚暗悲傷」末三字,並不妥當。唐滌生的原句,假如改作「月光冷清弔落花」,文意會較為合理,和劇情也較為配合。
唐滌生的曲詞,不少寫得很美,但是,沒有任劍輝、白雪仙演出,未必能夠那樣膾炙人口。「文人珠玉女兒喉」,堪稱相得益彰。三人風雲際會,為粵劇創造了最輝煌的時代。今天,粵劇界那裏還能有唐滌生,那裏還能有任白。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