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6年9月25日星期日

蘋果日報- 滄桑余莎莉 - 沈西城

蘋果日報- 滄桑余莎莉 - 沈西城

滄桑余莎莉 - 沈西城


余莎莉艷照(楊凡攝),沈西城提供圖片。

友人鄭雲齡的追述——「十多年前的一個晚上,我酒醉後回百德新街寓所,丑時時分,路上車少人稀,寂寥一地。才走了幾步,巷口閃出一個女人身影,佝僂着背似乎在拾東西,趨近一看,不由『噢』的叫起來,那不是我的朋友余莎莉?這麼晚在街上幹啥!她告訴我正在拾荒餬口,我好難過,勸說:『莎莉!回家吧!你沒錢,我給你。』伸手掏腰包,她忙擺手,嘴唇一噘,傲氣地道:『不必!我要自食其力!』反過來勸我:『你酒氣薰天,回家睡去吧!』轉過身子,消失在悄悄的黑夜裏,自此我再也沒見過莎莉了。」說在他口,痛在我心。七十年代余莎莉拍李翰祥的風月電影,我「居功」不少,七五年我以《大任》週刊編輯身分到清水灣「松園」訪李翰祥,抵埗時,李翰祥正在天台貨櫃車剪片,傭人教我逕自上去找。李翰祥一見我,就喊「小葉!來來來,幫幫忙,我前天試了幾個妞兒片段,你懂女人,幫幫眼,哪個好?」我哪懂女人,只好欣賞,從三段菲林,挑了其中一段:「導演!這個呱啦啦,沒白小曼那麼嬌、那麼亮,亦足稱美人!」李翰祥豎高大拇指,用廣東話說:「叻仔!有眼光,我都睇中呢個!」此姝便是日後艷名四播的余莎莉,她代白小曼上陣,為李翰祥拍了《拈花惹草》和《風花雪月》(尤以後者最為著名),一炮而紅,星途無限。可咱們冒紅不久的余小姐偏要高唱結婚進行曲,不顧眾議,下嫁大她二十年的性格演員詹森。要知道,艷星一嫁人,觀眾就捨她而去,婚後從影,性感掛帥,鋒芒漸暗,婚姻亦不暢。八二年余、詹離婚,我問過詹森原因,一逕地搖頭——「我討了個男人婆!」原來莎莉艷在外表,硬在骨裏,說得好是率性,直言嘛,是任性,詹森吃不消,只好仳離。余莎莉續戰銀壇,不紅不黑,猶不服氣,九六年傾囊一擲,自資拍片《血腥Friday》,賣座奇慘,盡罄所有,自此星沉影寂。(註:據吳思遠說,余、詹結合是天大鬧劇,甫註冊,即吵架而離婚。)

鄭雲齡跟余莎莉相識十多年,可憐她的遭遇,惋惜她的厄運——「她有過錢,卻不懂理財,聽從專家炒股票,一敗塗地,加上任性高傲,不聽人言,終致敗落。」有一段時期,有人看到余莎莉在中環蘭桂坊擺地攤賣「朱義盛」,有好事者趨前問:「你可是余莎莉小姐?」滿以為會忸怩不知作答,豈料余小姐酥胸一挺,朗聲道:「是呀!我是余莎莉!以前拍電影的,你看過我的電影嗎?」來人語塞。

鄭雲齡告我余莎莉從不抱怨命運,也不會像一般女人自怨自艾,把不幸歸諸上天安排,這大概跟她出身將門之後有關吧!熟悉中日戰爭史的人,大多會聽過「常德血戰」,虎賁師力殲日寇,立下輝煌戰果,領導這支雄師的七十四軍五十七師師長余程萬,正是余莎莉的生父。余程萬有兩位夫人,余莎莉乃如夫人吳冰女士所生,這位如夫人艷麗如花,善於內媚,最得將軍所寵。余莎莉承繼了母親美貌,從小就是「小美人」。抗戰勝利,余程萬移居香港,開雜貨舖、押舖,生活優渥,卻為匪徒覬覦,五五年八月劫匪潛入屏山余家搶掠,警方趕至槍戰,混亂中,余師長中彈身亡,而劫匪攫贓物遁去無蹤。此案傳說紛紜,有傳言因余程萬恣意批評蔣介石引致台特不滿橫施教訓,亦有人說是某江湖大哥垂涎如夫人美色,意欲擄劫,孰真孰假,今已無由分辨。我非余莎莉影迷,她的電影大略看過,余大美人從不惜「肉」,裸裎尋常事,嬌軀任君賞,動人春色嬌還媚,惹蝶芳心軟又濃,逐色者眾,在那年代,堪稱豪放駭俗。

鄭雲齡近日餽贈余莎莉一張七七年露點海報,操刀者乃名家楊凡,吾睹之,心戚然,伊人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上一則: 另類教育,萬劫不復 - 馮睎乾

下一則: 三個星期 - 陳寶珣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