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開埠以來第一人 - 林夕 | 2017-06-28 | | 蘋果日報

開埠以來第一人 - 林夕 | 2017-06-28 | | 蘋果日報

開埠以來第一人 - 林夕

梁朝偉大的特首最後一次主持行政會議,入場前有人撒下五千萬陰司紙,無效抗議一下。新聞自由有沒有退步,就看看回歸前夕,有維穩嫌疑的媒體會不會報導這丟陰司紙一幕。若任何人是梁特,不知該作何感想。
當然,任何人為保持自我感覺良好,也會從內心深處長出一片保護膜:「任何領導,誰不被抗議過?這是言論依然自由的證據啊。」但梁特不是任何人,是開埠以來最可怖的政治動物,拿香港當人質討好中央以自肥的恐怖角色,按過往做人業績,他應該早已修煉到唯我獨對的境界:任何對我有意見者,不是鬼上身,就是對我有偏見,一如董伯所言,誤解了我這個難得一見的好人。
把梁特當任何人思考,是對其為人最大的侮辱。正常政客,頂多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為原則,梁特是為己而不惜誅天滅地,不在同一層次,指望他會為良心過意不去有時會睡不着覺的人,不如先睡個好覺保重自己。
隔了一個海峽的人不明白香港人為什麼如此恨梁特,真是罄竹難書不知從何說起,但一個恨字,還是太單純太淺薄。恨傾向於情緒化,常與愛字混在一起,一想到愛恨梁振英這樣的句子,就惡心得想吐了。梁特的祖師爺說過,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撇除情緒,真數算起那樁樁件件的政績,或者穢漬,就連情緒都蒙污。
於是,我只能對那不了解底細,又有點暗示香港人難伺候、對政治屬幼稚生級數的局外人說:我們其實好容易滿足的,只要不必過着提心吊膽的日子就好。提防什麼?別誤會,不是說要開間書店,不小心賣了些不知何時何故變成犯禁的書,沒那麼嚴重,只是要防着,別一不小心看到活的梁振英在講話那嘴臉,於願足矣。恨之中,還厭惡到這地步,有如此消極卑微,你能理解嗎?
梁特宣布不連任,香港人普世歡騰,但我們沒那麼幼稚,以為從此萬事大吉,只不過想起從此不用提防屏幕,影響情緒健康,就慶祝一下而已。
回歸以來感受,說來複雜,也可以很簡單,就是底線畫得越來越低,談一國兩制,奢侈而虛偽,最後低到只是不用聞其聲,見其人,就是本屆放煙花的紀念意義,真是開埠以來第一人。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