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崇洋戀殖的解剖 - 陶傑 | 2017-06-28 | | 蘋果日報

崇洋戀殖的解剖 - 陶傑 | 2017-06-28 | | 蘋果日報

崇洋戀殖的解剖 - 陶傑

香港人崇洋戀殖,特區政府也一樣。
譬如,西九文娛藝術區,必須由西方文明國家請一個白人坐行政總裁這個高位。為什麼?因為西方文明質素有保障,遠的不算,五百年文藝復興以來,由米開朗基羅到畢加索,由巴哈到莫利剛尼,西方白人文化那個基因明擺在那裏,跟你崇拜的那夥陳勝吳廣、朱元璋洪秀全下來的後代有本質之區別。
除了大法官須洋人不斷向你示範何謂邏輯思維,證監會也要洋人處理法律條文、嚴謹執法。三流的洋人不要緊,來到任何中國人社會,比起董伯梁特這一級,已經是第一流。問題是你要將你的民族自豪感,受到你的民族自卑感有效的約束,則香港就不會出大問題。
但是中國人今天到了「自豪感」與GDP一齊史無前例地爆迸的時刻,並記起所謂的「百年屈辱」時在外灘替洋人拉黃包車的地位,因此也急不及待想用高價僱幾個白人給自己抬轎以達光宗耀祖。
洋人也有貪財的,偶爾受僱於特區警方,做一名前線小頭目,接受中國人做的警務處處長指令,向一夥黃面孔的香港青年佔中份子扔催淚彈,沒有問題,更樂於送你一程。
然而,大法官、西九文娛藝術區總裁、香港大學校長,卻不是給中國人抬轎的腳夫下人,而是須使用西方理性思維來決策的總裁級人物。這樣就為中國人帶來困擾:他們不明白為何白人如前清禮聘的愛爾蘭海關關長赫德,到這個骨節眼上,白人不但不可能基因轉型為中國太監,而且必須號令和決策。
於是中國人忽然覺得不對勁:原來這層洋人一旦擁有決策權,行事竟然即刻受到大多數中國蟻民百姓的擁護和歡呼。中國人不會研究其中的人性因由,只即刻警覺:為何「人心還未回歸」、「主權」還未能「完整行使」,並即刻迸發出對他們所認知的所謂帝國主義的仇恨。
特區二十年一切爭議,都只是中國人沒完沒了的民族自豪和自卑兩種情緒的內戰,一切與世界其他人無尤,純是中國人自己的心理問題。這種喧吵,不會因特區成立幾多周年而有個了結,至少還會再折騰三百年。
這種喧吵,不少中國人在其間有銀子進袋,所以喜歡。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