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死亡的自由 - 曾志豪 | 2017-06-28 | | 蘋果日報

死亡的自由 - 曾志豪 | 2017-06-28 | | 蘋果日報

死亡的自由 - 曾志豪

是誰說的呢?死亡即自由。又或者是,死亡是通向自由的盛宴。反正說的一定不是死人。
人在台灣旅途,好幾天斷了網絡,一開機,倏地出現「保外就醫」四個字,依稀見到一個人名。一定神,是劉曉波。患了末期肝癌。
一下子酒店房間的氣氛變得詭異,我低着頭看着劉曉波病危的訊息,同一時間曾小B正嘩嘩大叫哭鬧,電腦正播着歡樂嘈雜的兒歌。
我望着正一臉無知的曾小B,突然想到為甚麼劉曉波和劉霞有協議不要孩子。他們知道迎接前路的只會是無盡的黑暗和折磨,而他們不相信自己有望見到光明。誰也不願把絕望留給自己的孩子。如果劉曉波和劉霞有下一代,那個孩子只能擁有一個被軟禁監視而且精神飽受創傷的母親,以及一個被囚禁8年之久,而生命正在倒數階段的父親。他們擁有絕對高尚卻也是注定脆弱孤單的靈魂。他們不可能陪伴子女哪怕只是簡單的玩耍遊樂。
中國知識份子的宿命悲劇,只要你有愛國良知,便注定與死亡屈辱痛苦作伴。
太史公自序講了一連串聖賢的苦難,「西伯拘羑里;孔子厄陳、蔡;屈原放逐;左丘失明;孫子臏腳;不違遷蜀;韓非囚秦」。你可說這是安慰自己身殘意志堅的史例,但看在後世,何嘗不是中國知識份子的蒙難紀實?
及至近代,知識份子俱為牛鬼蛇神,肉體心智尊嚴摧殘殆盡。難怪後世常論王國維在民國年代便洞悉時局,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死了的人便無可辱。也就自由了。
劉曉波由六四學運到08憲章到諾貝爾獎和平獎,卻始終不容於黨國;習近平要來香港了,在一片歌舞昇平的歡迎聲中,會有劉曉波的名字嗎?
只有病重才可保外就醫,只有死亡能脫離囚牢,愛國者的宿命,死亡即自由。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