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30日星期五

特區的戀英和仇英 - 陶傑 | 2017-06-30 | | 蘋果日報

特區的戀英和仇英 - 陶傑 | 2017-06-30 | | 蘋果日報

特區的戀英和仇英 - 陶傑

香港特區二十年,年輕人民意一調查,發現自認為「中國人」者,竟然只有可憐的百分之三。
所謂「港英」領導香港的一百五十年,可以保證,不論任何時候,問一張問卷,上自混血的何東爵士,下至三角碼頭的轎夫;左從香港大學的火紅年代和新法書院的飛仔學生,右至調景嶺的中華民國忠貞人士,不論聽粵曲,還是愛哼英國樂隊「披頭士」,每一個中國血統的香港人,你問問他到底感覺像哪一國人,即使把他帶到流浮山去看五花大綁由西江沖下來的紅衛兵武鬥死掉的浮屍,他也說:我是中國人。
但是二十年了,為什麼香港人既「人心思英」(此「英」指英女皇),同時又「人心仇英」(此「英」指梁振英)的戀英仇英情結呢?用毛澤東主席的唯物辯證、用鄧小平的「黑貓白貓」、用胡耀邦同志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驗證,儍子都知道答案。
首先,中國人身份,在曾蔭權當特首時,也沒有動搖,不遲不早,在梁特率先喊出「港人港地」、「限奶令」(即不准中國內地同胞來香港掃買奶粉)這兩條之後,香港人如夢初醒,才被這一屆特區政府提醒:原來香港的土地,是屬於香港人的;奶粉,也不能由中國內地的人來買,不然大陸的嬰兒白胖胖,香港的嬰兒,就會奶水不足餓得皮包骨。
這樣一來,就形成所謂的「撕裂」和「仇恨」。加上中國五毛憤青,後面一股挖坑的洪荒力度,使出激將法,蓄意向香港人咆哮,就將年輕人的「中國心」,由英治時代百分之百,減縮為百分之三。
加上二十年來,能走得出去的中國暴發大叔和紅歌大媽,沒有幾個是劉曉波這樣充滿基督大愛氣質的,沒有幾個如莫言一樣有書生風尚的(雖然莫大叔後來也給定性為漢奸),能拖個行李箱出國的中國人,十之有九,是何德性,你看看中國國務院也忍無可忍發出「中國人出國旅遊文明行為守則」,也會知道。
梁振英和董建華這對「中國人身份代言人」,在香港拚命喊話,效果也喊成了霸王洗頭水。於是,正如毛主席說:外因要配合內因起作用,香港人心「去殖」不成,「去中」遙遙領先,就這樣,教一百五十年來反帝反殖的愛國先烈,在天之靈,也同聲一哭了。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