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8月4日星期五

【讀書好×果籽】幽默諷刺的挑釁性 | 2017-08-04 | | 蘋果日報

【讀書好×果籽】幽默諷刺的挑釁性 | 2017-08-04 | | 蘋果日報

【讀書好×果籽】幽默諷刺的挑釁性


甘小文的《太公報》是香港幽默的集體回憶。

【文化籽:讀書好】
最近訪問甘小文,大家都十分懷念當日在《玉郎漫畫》連載的《太公報》,連字款也是惡搞《大公報》報頭,我問小文不知今天還有沒有人敢拿左報來惡搞,大家相視苦笑。近年不斷翻看九十年代周星馳舊作,對比今日他為內地市場製作的「河蟹電影」,才知道香港曾幾何時在創作表達上的自由,是可以無拘束、無界線,撫今追昔,驚覺自由原來並非必然。

鳩鵪亞黃

香港人本來就是古靈精怪,託庇於殖民地下,傳承了粵語文化的幽默傳統,當內地人人歌頌毛主席,全國只有革命樣板戲時,香港已有政治漫畫諷刺時弊,我認識的漫畫作者有嚴以敬、馬龍、尊子、一木等。而在九十年代周星馳的笑片中,如《國產零零柒》就有濃厚的政治諷刺味道。政治幽默本應是無拘束、無限制的,歐洲政治漫畫,不少屬「重口味」。我在溫哥華同武俠插畫大師董培新飲茶,席間他介紹政治漫畫家「鳩鵪亞黃」我認識,他原來是中大師兄,移居加拿大多年,作品多是諷刺大陸,竟給我發現久違了的「冇大冇細」、重口味,挑戰底線風格,時移勢易,今天的主流香港媒體,相信已經沒有刊登諷刺習近平作品的膽量。

尊子風向標

黎智英出售《壹週刊》,新老闆明言不能偏頗,我最有興趣知道的是新壹周刊會否踢走政治漫畫家尊子的《壹週報》,這版諷刺漫畫常常刺中共產黨要害,是測試新壹週刊政治取向的指標。共產黨本身是與幽默水火不容,就是網民惡搞習近平與奧巴馬草坪漫步,成為小熊維尼與跳跳虎,本來就無傷大雅,卻變成一宗卡通封殺事件。如果習近平懂得借此自嘲,是可拉近同群眾距離,甚至軟化他硬邦邦的形象。但共產黨就是容不下一丁點政治幽默,結果內地在網路上封殺小熊維尼,變成一宗國際爆笑新聞。共黨將軟實力掛在口邊,留待他們懂得政治幽默才說吧!

玫瑰的名字

共產黨是偽裝的嚴肅,猶如歐洲中古修道院的修士,禁慾背後是奢侈、貪婪、縱慾。在意大利符號學大師艾柯名作,《玫瑰的名字》這本以中世紀修會為背景的歷史小說中,刻劃了解修士敵視世俗文化的原因,他們藏匿起亞里士多德關於快樂和幽默的那部著作,是擔心當人有了幽默感,就失去了對權威敬拜之心。當人民用幽默來嘲笑黨國領導人,官僚同樣擔心人民失去了領導人的敬畏。黨的絕對權威是建立在人民的畏懼之上,所謂天威難測,中國歷代帝王術,均用「文字獄」去對付知識分子,用放大鏡看他們的詩詞歌賦,從中挑出反動、顛覆政權文字,再上綱上線,羅織成造反大陰謀。起初官員以常識判斷,知道這些詩文背後根本沒有政治陰謀,打算求其處理,大事化小,但最後往往連官員也被牽連,因辦案不力而被指控包庇造反者。皇帝之所以大興文字獄,他們當然知道詩文背後沒有造反大計,皇帝目的是借文字獄大開殺戒,震懾罔議中央的知識分子,也令官僚集團誠惶誠恐,不會陽奉陰違。
中國人沒有政治幽默的傳統,不是甚麼民族DNA,而是專制統治太黑暗。


《蔽屏》尊子作品,諷刺習近平的鴕鳥政策。


從意大利原著直接翻譯的中文新版《玫瑰的名字》。


鳩鵪亞黃諷刺香港權貴逢迎習近平。

撰文:劉細良
編輯:梁浩維
美術:利英豪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