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飲食之去雞場豬欄化 - 陶傑 | 2017-02-16 | | 蘋果日報

飲食之去雞場豬欄化 - 陶傑 | 2017-02-16 | | 蘋果日報

飲食之去雞場豬欄化 - 陶傑

狂人總統反「全球一體化」,如果導致西方跨國資本收縮,西方品牌生產線撤回歐美,將會是中國包括香港的災難。
「全球化」即是全人類的美國化和西方化。單表咖啡廳這一支,譬如,美資的星巴克、尼祿咖啡,還有一家叫Coffee Academics──非常小資產階級氣的優雅名字對不對──在香港,早已橫掃年輕人和中產階級專業市場,將香港本土的茶餐廳打垮。
由崇優主義的角度,我不明白為何香港有知識份子在力保所謂港式的茶餐廳。茶餐廳的顧客,首先沒有尊嚴。由於舖租貴,港式茶餐廳的桌子小、椅背矮,桌子與桌子之間只有一條塞得進一張紙的窄縫,不論男女談情、保險經紀向顧客遊說生意,全無隱私。
茶餐廳多上年紀的阿伯,來自基層,而且沒有去過英國加拿大澳洲留學,不知道外面的人道世界。以中國人的社會傳統,活得擠擁,人像在籠子裏的生畜(Cattle──這個英文字是中性的,並無侮辱之意),三千年來住所與雞籠豬欄同在,所以這些上了年紀的老伯伯不太知道歐美社會為一個有尊嚴的人而設的生活環境,他們不知道「空間」(Space)這個名詞與人性的基本關係。
「地球一體化」(Globalization)將西方帝國主義的人文品味帶來遠東,其偉大貢獻與上一波將抽水的維多利亞坐廁帶來英租界的上海相同。
當然,歐美資本沒有義務來中國開善堂,吸引他們的是第三世界廉價的人力市場,西洋咖啡打了進來,漸淘汰了茶餐廳和粵式茶樓。「西方列強」沒有用槍炮迫着你光顧,所以在這個骨節眼上煽動民族仇恨沒有用,但「全球化」之下包括麥當勞──二十四小時營業還不趕跑進來睡宿的──和星巴克咖啡等,畢竟符合人性對於尊嚴追求美好境界的要求,所以「全球化」擊敗香港本土茶餐廳,優勝劣敗,非常合理。
當然,要享受多一點尊嚴,必須付出多一點錢,讓帝國主義賺錢,而美國全球化的食品餐飲,絕對不跟中國人鬥烹調技藝,而是飲食口腹之外的一切:能讓心靈自在舒展的空間、年輕快樂的侍應、咖啡廳展示的英文時尚雜誌、同時播放的音樂、舒適潔淨的洗手間,這一切其中一個原因,是只有跨國企業付得起貴租。
本地茶餐廳確實付不起,但這是他們的問題。帝國主義最初出用武力贏得的,香港的茶餐廳小老闆不敢聯合起來革命,你自己甘於無尊嚴,身為消費者,付得起,當然只會投奔擁有尊嚴的地方。不要喋喋不休只訴說一百多年你如何受到西方欺負,通通Bullshit 。我擁護全球化,因為我愛歐美帝國主義,因為衣食住行的要求,只是被當做一個人而不是生畜之簡單。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