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想到百年就光火 - 陶傑 | 2017-02-19 | | 蘋果日報

想到百年就光火 - 陶傑 | 2017-02-19 | | 蘋果日報

想到百年就光火 - 陶傑

特區七警因在佔中期間毆打傷人罪成,慘遭外籍法官判處入獄兩年。親中愛國極為憤怒,示威聲討,有大罵「狗官」者,也有在網上呼籲「火燒法庭」,局勢十分嚴峻。
平心而論,如果你是一個熱血愛國的中國人,看見愛國七警為了維護祖國主權,維護未來的國家領導人兼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的管治威信,維護香港交通秩序正常,而慘遭一個洋法官判處入獄,必然會想起鴉片戰爭以來西方帝國主義對炎黃子孫的欺凌和宰割,特別是當法官是一個白人,你也會想起在舊上海租界時代,據說洋人時時腳踢黃包車中國車夫的屁股,以及據說「華人與狗、不准入內」的公園招牌;而當你也看到特區香港大學的愛國勢力也驅逐了一名英國洋人校長時,法庭的外國勢力竟還如此欺負愛國警察,即刻覺得熱血沸騰,非常非常憤慨,身為中國人,有此種族仇恨,是十分正常的。
梁愛詩早就看出了問題,曾經嚴正要求:香港法官也要愛國。當時就有愛國同胞警覺性很高,指出大法官有大量洋人,洋人怎會對自鴉片戰爭以來備受欺凌的中國及中國人有足夠的愛意呢?
況且香港沒有「三權分立」,只有「三權合作」。香港特區政府的律政司,是最先蒐集證據羅列罪名啟動起訴的一方。律政司要起訴,必須有足夠的把握,而警方須針對此七警提供證據,讓律政司起訴。
換言之,在三權合作的原則之下,警方、律政司、洋人法官,是同一個團隊,即Work as a team。七警遭判之後,警務處長盧偉聰說「感到難過」。我覺得很奇怪:你不那麼「三權合作」,你不「帶波、大腳傳中」,律政司不檢控得那麼重手,洋法官想判罪也沒有辦法,射不到龍門,七警都可以自由身慶祝情人節,開開心心陪老婆生孩子,不就不必難過,而且一起開茅台慶祝了嗎?
而且董伯梁愛詩、梁班子,既然看出洋法官不愛國,為什麼不在任內「行政主導」,先肅清外國勢力?留下計時炸彈,是疏忽還是有意?這一點不如交由大陸特別眼明心亮的網民來判決。下一任特首林鄭,若要與梁班子切割,得到中央信任,必須回應愛國同胞為七警的岳飛式喊冤,要優先處理司法裏的外國勢力問題了。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