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蘋果日報- 假如我是X先生,我選薯片 - 林夕

蘋果日報- 假如我是X先生,我選薯片 - 林夕

假如我是X先生,我選薯片 - 林夕

假如我是手執真正有效一票那一個人,神秘的X先生,我會選曾俊華;既然我是唯一一票,怎麼會任由西環濫發偽聖旨,喊出不支持林鄭就是反中央?不,我樂得他們「捧殺」林鄭,墊高鬍鬚民望,唔該晒。最後關頭,讓鬍鬚高票當選,最好鬍鬚也能掙得民主派選委的提名票,按劇本這樣演,就圓滿了。

怎麼?兩個分明都聽話,我真有那麼重視民望?才不,但,民望可以利用幹嘛不用?如果我不痴不聾不瘋,又不是狼英,不靠亂局保權位,當然是要一個穩定的香港、繼續扮演窗口角色。高民望鬍鬚最後關頭迎難而上當選的話,真小圈子選舉就假假地有點像真,看,我是真的在乎香港人怎麼想的,他們那幫人哪,都鬧哄哄要林鄭,我力排眾議,嗚嗚嗚,想香港人所想,你們香港人還想怎樣?頭腦清醒的人再疾呼什麼要換制度不是換人,太深奧了,港式大媽會自動幫腔反罵:你們香港人還想怎樣?

這一招扮開明,收復/收拾/收回香港人心之外,連消帶打,泛民中人,特別是偏激一派,一時間,拳拳打在棉花裏,大聲極有限,民主派發起的「民主運動」,也更難號召安坐在核心外圍者的同情,更別說支持了。只要想想,同一樣惡法,由好打得之人靠打來執行,抑或是得人心者,幽幽默默笑笑口宣傳然後落實比較容易?

以上就是傳聞中藏在核心裏的plan,無分A B,也是薯粉面對凶險現象依然不至絕望迷失的倚靠。長毛參選理由,也可能基於這假設。他們擔心民主派、「民主運動」會大受打擊,怕沒有了角色,所以要奪回話語權,為失焦的道德高地打打燈,好繼續吸鎂光燈。有人說長毛只講原則不管結果不懂策略,我猜,只是猜,也不願意這樣猜:未必。長毛參選醞釀已久,正式出頭的關鍵時刻,本市正好出現回歸以來最詭異的現象:香港人的夢魘、政客的禁忌──23條立法,在曾俊華口中,連時間表也大剌剌地提出來,雖然以白紙草案做鋪墊,但,這是連狼英也不敢碰的政治炸彈啊。反常的是坊間居然反應冷淡,薯片眾籌成績絲毫不受影響。齋吃民主飯、以搞運動維持政治能量的,不擔心才怪。

我當然不希望長毛派有這樣的機心與私心,我們要的是真民主真普選,民主運動,要的是民主,運動只是其中一種手段。泛民或反對派面對民望高人會沒角色扮演?傻啦,只要天下沒有完美的政府,就一定有可監察可批評的空間,別低估自己的可能性,也別當香港人全都是豬。

上一則: 房屋目標 - 左丁山

下一則: 縱火案揪心 - 李碧華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