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禍不及家人 - 高慧然 | 2017-02-21 | | 蘋果日報

禍不及家人 - 高慧然 | 2017-02-21 | | 蘋果日報

禍不及家人 - 高慧然

一個好勝卻無創意的女人,奉行「人有我有」格言,情人節,對手賣夫妻情深,她也要賣。把一個低調、甚至有些懦弱的男人推到鏡頭前。那男人公開他的情書之後,一夜暴紅,成為記者追訪目標。有記者問他情書是不是出自他手筆,他要思索數秒鐘才懂得回答:「我簽了名,當然是我寫的。」簽了名、畫了押,就由他認頭。這個答案很有趣。同時也說明這個男人是多麼不適合這種高調的生活。
於是有網民於心不忍了,要證明自己是文明人,要求大家高抬貴手,放過這男人,因「禍不及家人」。
沒錯,這男人很可憐。他卑卑微微、戰戰兢兢,他在大學教數學,沒有能力傷害任何一個香港人。他是無辜的。可是,「禍不及家人」是蟻民有權說、有權做的嗎?
「禍不及家人」是就「罪人以族」而說的,統治者以一人犯法,罪誅九族的方式來加強統治威嚴。「禍不及家人」是勸諫統治者施德政,一人做事一人當。蟻民有甚麼資格讓另一個蟻民「禍不及家人」?
蟻民可以如何禍害別人的家人呢?最多言語嘲笑而已。相反,一個執掌政治權力者,一舉一動都會影響民生。福也好、禍也好,波及的豈止蟻民們的家人?而是數代人。鉛水事件的受害人包括孕婦及她們未出生的下一代,拒不道歉的冷血官員是誰?那麼多學生自殺,作為教育局的阿頭,她對別人的家人有感覺嗎?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