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小鮮肉,小雪花 - 陶傑 | 2017-02-21 | | 蘋果日報

小鮮肉,小雪花 - 陶傑 | 2017-02-21 | | 蘋果日報

小鮮肉,小雪花 - 陶傑

中國的下一代出現柔弱的「小鮮肉」型,美白如花,漸失去男子陽剛性徵,西方也出現「小雪花型」的下一代,叫做Snowflakes Generation。
小雪花型,也是柔弱,而且一觸硬物即融化。小雪花型的少年兒童是西方左翼的教育政策促成;首先是禁絕體罰,即對子女的「家暴」;然後是課室裏對小孩的「泛鼓勵」、「泛保護」,因為據說不可以打擊小孩的自信。
本來小孩應該很早學會競爭和比賽,意識到這個世界是一座達爾文的森林,但是英美的政府教育政策由左派把持,認為應該延長在成長時的童真,保護他們脆弱的「尊嚴」。
譬如,四十年前的幼稚園和小一,沒有那麼多的「獎狀」,即使舉行比賽,也只有第一名和第二名。但在小雪花的世代,為兒童設立了「參與獎」(Prize for Participation):即使名在榜末,也有一張獎狀,讓小朋友高高興興──不,你沒有輸,你沒有落後,你是行的。
左翼最講「包容」和「反歧視」,所以方今的幼稚園小朋友人人有獎:清潔小天使獎啦、準時不遲到獎啦、用廁沖水獎啦。然而,清潔、準時、用廁沖水,只是人生基本修養,正如閣下今天過馬路,依循斑馬線、綠燈起步,是不是該獲頒一項優異公民獎?
小雪花世代對小孩過份呵護,一個小書包塞滿十多張良好小公民的獎狀,卻還要賓傭給他綁鞋帶。
小孩在了解世界的花草樹木之前,過早被教授何謂「自我」,矇矇矓矓被灌輸了太多的「童權意識」。在小雪花時代長大,八歲厭倦了迪士尼園,十二歲就乘坐頭等飛機去看北極光,由於他爸爸很富他才進了名校,也由於他爸爸很富他十六歲就去了加拿大。加拿大歡迎億萬富豪移民,也很左翼大愛,於是大陸小鮮肉躍登銀幕,五千萬片酬,二十歲開法拉利,成為中國女人尖叫爭相扯咬的對象。
但小雪花和小鮮肉所能從事的職業有限,繼承生意最好,看來這一整代不太適合做紀律部隊如警察消防員。香港的媽咪和賓傭早就造就了小雪花世代,他們在物質豐裕的iPhone和冷氣商場成長,做了警察,也時時講「個人感受」──警察也是人,也是雪花鮮肉代,也跟你黃絲帶一樣自小由賓傭代繫鞋帶,風吹雨打值勤時也很難忍住眼淚。他們受委屈時也要「發聲」,也想對着大海大聲叫喊「我就快要爆炸了」或在群組裏分享:「我好想殺光你們這幫人渣冚家剷」。
所謂「警民衝突」,不過是雪花墜地時迸發的火花。雪花明明是水,墜地時有火花嗎?在愚蠢的世代,有那麼多雪花鮮肉爭相呻吟,看來,不管穿不穿制服,唯有戰火,可以淘汰弱者。當雪花化為火花,小孩就會學懂綁鞋帶,當然,小鮮肉也大量變為烤肉。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