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五月的事件 - 陶傑 | 2017-05-09 | | 蘋果日報

五月的事件 - 陶傑 | 2017-05-09 | | 蘋果日報

五月的事件 - 陶傑

一九六七年的香港左派五月暴動,親中愛國派半世紀都稱「反英抗暴」,但忽然後來又改為中性得多的「五月事件」。「五月事件」與「六四事件」並稱,很有問題。首先「反英抗暴」本來的那股沛然莫之能禦民族的正氣沒有了,「事件」低調了許多,而且忽然好像有太多難言之隱的地方,反而大是大非,一下就模糊了起來。
本來還理直氣壯,這樣一改,而且有高調要求平反,難免就惹人注目和爭議。加上香港電台一位前女監製拍攝了一部紀錄片「消失的檔案」,訪問了許多當年參與暴動,不,抗暴,不,參與了事件而曾經被判入獄的愛國同胞,據說經過剪接,被訪者的言論對那時的事件相當負面,引起愛國人士不滿。
我討厭政治,政治沒有是非,只有成敗。成敗決定誰對誰錯,所以中文的成語「成王敗寇」非常有智慧。
五月事件的愛國受害人大搞紀念活動,主要目的是嚴正要求梁振英班子為他們平反,具體落實在正式消除他們當年因判入獄留下的刑事紀錄。但要求被梁振英拒絕。中央的習總書記則日理萬機,頭痛的事情多着,香港當年這場小型文革,又有點敏感,中央當然不可能有什麼清晰的指示。
香港傳統左派愛國人士的悲憤,在邏輯上,是可以理解的。港英當年是戰勝的一方,對此事不予理會,當然正常;奇怪的是特區二十年來,有兩位重要的領導人物:特首董建華,曾經是中華中學校友;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女士,則是中華中學前校長黃祖芬的外甥女。中華中學在五月反英抗暴期間,是一個重要的陣地,黃祖芬校長指揮學生在化學實驗室裏研製炸彈,遭到港英軍警破獲,黃某判處入獄,中華中學則勒令關門。
董建華與梁愛詩都與中華中學有淵源,也就是對五月事件,是一定的愛國持份者。律政司只要一個電話,當年因紅色罪名坐牢的人,刑事檔案就即刻可以消失。當事人今天雖然都很老,但可以領取無刑事紀錄的良民證,還可以移民加拿大或澳洲。
梁振英拒絕,從心理深層次還可以解釋。因為五月暴動時有一句家傳戶曉的口號,針對港英的洋警司和華人警察,叫做「生劏白皮豬,紅燒黃皮狗」。如果我的老爸當年是港英總督府駐守的山東警察,當年這樣一定性,我雖然表面還很愛國,百行孝為先,心裏不惱火才怪,還怎會給你平反?
董建華梁愛詩一事無為,就有點奇怪了。但政治的內情很難說,並非一般香港人能明白。但有一樣大是大非,倒是很清楚:當年金庸先生在明報社評,以理性和常識角度,呼籲英國人維持社會秩序有責,哪知道卻被定為漢奸,列入暗殺名單。幸好查先生跑得快,不然如果也不幸被「林彬」掉了,「天龍八部」就只剩下三分之二,像紅樓夢永缺後四十回,也永遠沒有了「笑傲江湖」和「鹿鼎記」。所以對於少不更事的愛國囚犯,我同情;對於果斷鎮壓的港英,我感恩。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