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9日星期日

【專題籽】靠星爺學廣東話 智利仔整免費app教中文 | 2017-07-10 | | 蘋果日報

【專題籽】靠星爺學廣東話 智利仔整免費app教中文 | 2017-07-10 | | 蘋果日報

【專題籽】靠星爺學廣東話 智利仔整免費app教中文

【專題籽:港情講趣】
世界上到底有沒有所謂最難學的語言?如果有,廣東話會高踞榜首嗎?且別論廣東話的難易程度,當趨勢是普教中,滿街都是普通話比廣東話流利的小學生時,看到有外國人專程學廣東話,雖未至於字正腔圓,已叫人十分佩服。來自智利的Lucas Patricio Peralta Furet,在香港住了半年已講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原來一切要多得周星馳。


學廣東話不只為了方便溝通,還想更深入了解香港文化,Lucas也會邀請朋友到家中打麻雀。

今年25歲的Lucas,在香港的IT公司工作,與香港朋友夾份租住九龍區一個小單位,平日最喜歡與朋友出去玩、練柔道、拍片放上YouTube,像個香港人。他16歲時有機會到其他國家做交換生,原本想去美國,父母鼓勵他到一個文化差異較大的地方體驗,於是來了香港一年。不過他對香港文化的認識,要追溯到童年時代,「九歲時我爸爸買咗隻電影DVD返屋企,係《少林足球》,當時爸爸覺得套戲好白癡,但我就覺得好搞笑。」當時年紀小,不知道星爺來自香港,只知他好搞笑,來到香港後便一口氣看遍星爺的戲,發現廣東話版原汁原味更好笑。


他想鼓勵更多外國人積極學習廣東話和中文,故發揮專長寫了一個學中文的手機應用程式。

唱《海闊天空》 成語都識講

來到香港的頭半年,他已可以用廣東話作基本溝通,後來回到智利再輾轉重臨香港讀書與工作,一住便四年,並繼續學中文,因為真的愛上香港,有時更加會忘了自己是外國人,問他為甚麼喜歡香港?他笑得燦爛說:「我好鍾意香港嘅文化,同埋香港人嘅諗法,學廣東話唔係只學一種方便溝通嘅語言咁簡單,我係好想融入香港嘅文化,變成一個香港人。」他愛吃點心和蝦仁炒蛋,閒時與朋友唱K,喜歡九十年代舊歌《海闊天空》、《愛是永恆》,也喜歡較新的《如果我是陳奕迅》、《最佳損友》,智利與香港要他選,他覺得自己更適合香港的生活方式,「我嗰邊嘅人諗法好被動,做嘢就做嘢,或者hea吓,好少會想做呢樣想做嗰樣,我覺得香港人好積極,可能好多人會覺得香港人嘅生活節奏好急促,但我覺得因為香港人有抱負,想做多啲嘢。」
客觀來說世界上沒有最難的語言,一切只從母語出發,學的語言與母語距離越大,便越難學。所以對母語是西班牙語的Lucas來說,學習不同語系的中文理應很困難,為甚麼半年就學會?原來背後他也下過一番苦功,不只星爺,熊貓博士也是他的偶像,聽朋友的推介,他買了一堆《成語動畫廊》的光碟回家煲,「我覺得成語好特別,因為可以知道多啲個文化,如果淨係學廣東話,我會唔明,但學一個成語,我會明白埋後面嘅故事,用四隻字就可講到啲道理。」有次朋友調高聲浪播放音樂,Lucas亦跟着調高播放音樂的聲浪,怎知朋友投訴,他便說:「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朋友聽見十分驚訝,又覺得好搞笑,一個外國人竟然會說成語。當然,平日看書或在街上隨便搭訕都是他的練習方法。


他的朋友大多是香港人,平時一起練柔道,一起唱K。


初來香港時學李小龍的截拳道,後來發現柔道也普及,於是轉戰這項運動。

用家可按筆劃學寫字

要學得流利廣東話,背後當然有不少辛酸,Lucas最初對口語和書面語儍儍分不清,看電視字幕學中文,以為「是」的發音是「係」;去深圳以為大家同聲同氣,怎料人家聽不明白中英夾雜的廣東話。中文字最難學,但他堅持學繁體字。為了讓其他外國人更容易掌握廣東話,甚至學習中文字,他與朋友正研發一個手機應用程式「ChiCha」,作為過來人,他說:「筆劃好煩,好多嘢要跟,即係筆劃要由左邊向右邊,上邊到下邊等。」ChiCha讓用家順序按筆劃寫中文字,例如寫完「花」字會附帶一系列與花有關的詞語,也有發音示範。Lucas除上班以外,其餘時間都埋首寫app,花了兩個月,已完成得七七八八,打算9月推出,屆時IOS同Android兩個平台都可下載,但不打算收錢,為甚麼?「我覺得教育應該係免費嘅,特別係我想鼓勵人哋學,所以唔會收錢㗎。」看他說到手舞足蹈,真切感受到他對廣東話的熱愛。香港大學語言學系教授Stephen Matthews(馬詩帆)指,即使所學語言與母語距離較遠,只要有動力,外國人要學廣東話其實不難。


朋友介紹他看《成語動畫廊》,到現在也不時翻出來看。


Lucas最喜歡《少林足球》中唱歌一幕,重看多次也會笑開懷。


Stephen Matthews教授認為,只要有動力,學廣東話其實不難。

YouTube:The Cantonese Guy

記者:鄧天蔚
攝影:張志孟
編輯:馮秀珍
美術:利英豪



Z88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