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右眼曾失明 回程險墮崖 
登珠峯Elton生死一刻 
靠嚮導打罵振作 | 2017-05-26 | | 蘋果日報

右眼曾失明 回程險墮崖 <br/>登珠峯Elton生死一刻 <br/>靠嚮導打罵振作 | 2017-05-26 | | 蘋果日報

右眼曾失明 回程險墮崖  登珠峯Elton生死一刻  靠嚮導打罵振作

【本報訊】日前與曾燕紅老師登上珠穆朗瑪峯最高點的攀山好手吳俊霆(Elton)昨凱旋返港。Elton講述在攀山的過程中經歷了生死一刻,沿途見到被大雪覆蓋的攀山者屍體,他更遇險右眼一度失明,落山時驚險仆跌逾百次,筋疲力盡要跪着爬行,幸在雪巴人嚮導的協助下逃出生天,也完成了作為一個攀山者的追夢之旅。
記者:翁鈺輝


Elton克服惡劣天氣征服珠峯,攻頂後展示區旗。吳俊霆提供圖片

物理治療師Elton周日與曾燕紅攀登珠峯後,Elton昨晨先返港,大批親友接機,包括上月由他帶領到珠峯大本營的兩名器官移植再生勇士。
「去得爬珠峯就預咗死」,海拔8848.44米的珠峯是攀山者的英雄舞台,也是死亡幽谷。上周六他揹着12公斤裝備與兩位雪巴人出發,不久已見到有兩名攀山者垂死在路途,隨行其中一位雪巴人亦患高山症要折返。
Elton指,「同一日攻頂,有4、5個死咗,好可惜,雖然大家唔認識,前後腳出發,其間頂唔住,唔知幾時到自己。去到8,000米,好突然唔舒服,吹幾分鐘風,跟住嘔跟住就死咗。就算係當地雪巴人都唔可能救到,因為冇可能孭住個60公斤嘅人落山」。他坦言從沒想像過這情景,既無奈又無助,「唔係冷血,因為真係救唔到」。

跪爬落山 仆跌逾百次

翌日清晨5時59分他們登頂,當日珠峯天氣是2003年以來最變幻莫測,風速如8號風球,溫度約零下50℃,帶上山的4部相機全部報廢,Elton更被冷風吹得視力受損,眼角膜發炎,右眼一度失明,靠左眼模糊判斷有顏色的東西,「我一路大叫I can't see!」雪巴人用繩索繫緊Elton協助落山,他多次一仆一碌,每次墮落3、4米,連同雪巴嚮導仆跌逾百次,慶幸繩索保命不致墮崖。
Elton乏力得要跪着爬行,嚮導擔心他睡着凍死,不時拳打腳踢、用粗口鞭策他前進,在8,200米高度左右獲另一路過的雪巴人將僅有一支氧氣樽給他們,才得以安然下山,下山休息兩日才恢復視力,暴瘦10多公斤。
他指,另一成功征服珠峯的曾燕紅老師當日同時出發,上山後各有各行,他形容曾老師的意志是自己認識的女性中最強大的,曾燕紅將於28日返港。Elton指,今次成功攻頂最重要是裝備,其次是體能、策略和經驗,憑着永不放棄精神,他堅持到底:「代表香港人嘅係獅子山,香港人精神最明顯,就係勤奮不偏不倚!」


Elton(中)昨獲親友接機,包括由他帶領到珠峯大本營的器官移植者。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