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小鮮肉,大明星 - 陶傑 | 2017-06-29 | | 蘋果日報

小鮮肉,大明星 - 陶傑 | 2017-06-29 | | 蘋果日報

小鮮肉,大明星 - 陶傑

今日的中國電影市場,只有小鮮肉,然後才是大明星,最不重要的,就是演員。
小鮮肉只是花美繽紛的嬌嫩少男,這股形象風氣始於日韓,中國抄襲,因為市場大,加上古代有秦鍾、柳湘蓮這類變態的小相公陰柔書僮型的孌童對象,這下子天雷勾動了地火,一拍即合,變成了自己的一股香粉撲鼻的雛雞型男色之風。
小鮮肉漸連電影也不好好演,只銀幕露露相,引起少女和一眾姨嬸喧噪,即刻下海接拍廣告,這就變成另一種畫皮類型的消費品。一下子連大明星如周迅、趙薇、章子怡、鞏俐,也給擠擁的金錢市場像上公車一樣擠到一邊。電影電視搞到這一步,像一盤糜爛的胭脂,如妲妃褒姒般聲色徵逐,實屬亡國之象。
一張臉孔,尚且需要氣質和演技,如牛劍出身的艾迪雷米、湯瑪士希度頓、曉格蘭,即使伊雲麥葵格、班尼迪康柏治,沒有那麼精英,也是性格角色兩相熔鑄的精品。
一比就有高下。看電影電視,在這個層次,不親英戀殖,還是個正常人嗎?英國影劇絕無小鮮肉這個畸形的品種,人家有莎劇的訓練,越老越焙烘出一股不朽的芳醇。
看「謎情日記」,海報上一對男女是老人,明星以夏綠蒂藍萍掛頭牌──她年逾七十,平時住法國,用法文寫自傳,一九六六年已經出名,中年尚有脫戲出籠。
她才是魅力壓場的真明星,電影過了一半才出場。前面的年輕人全為她一個開路,夏綠蒂藍萍的對白不多,而且化妝還刻意老幾年,眼皮都搭了下來,但天涯凝眺,半生的憂傷都昇華成化境。八十元一張戲票,就看她出場,就是等看她一個眼神。
她在歐洲長大,在直布羅陀和西班牙讀小學,中學回到英國讀寄宿學校。有一個妹妹曾一起登台,後來自殺。她的其中一任丈夫是法國音樂家尚米謝查爾。
平生獲獎無數,皆因見盡風雲千帆。由明星到演員,她的電影要內心很英國、血液也有點歐洲才能欣賞。在香港我即刻想到的是鄧達智,因為他時時說「回英國」,我想像的夏綠蒂藍萍必也在倫敦諾定咸的酒吧,點燃一根香煙,呷一口白酒,告訴朋友:下月我回法國。
不論英國還是法國,若這一個「回」字,能講得自然而瀟洒的,這一生都已經很Blessed,不必太有錢,已經是有福之人。



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